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股指神剑 朱三榜

截短亏损,让利润奔跑!

 
 
 

日志

 
 
关于我

自以为灯,自以为靠。 (本博客中关于股票操作的作品除注明转载的均为股指神剑原创,转载或引用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都怪那一阵风  

2013-03-13 15:3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疯癫和尚《都怪那一阵风》

    

【转载】都怪那一阵风 - 股指神剑 - 股指神剑 朱三榜

   

1

       那风很邪门儿,朗朗乾坤就平地而起,偏偏让我遇上了。先是一股比较微弱的气流卷起水泥地面上巴掌大小的一片废纸,废纸片在离地不到两公分的高度如陀螺旋转,骤然加速,气旋挟裹着土尘升腾而起,步步为营向我紧逼。儿时的红颜知己曾告诉我,旋风就是妖怪来了,遇到妖怪也别怕,千万不能跑,你越跑它越追,追上来一口就把你活吞了。脱下一只鞋,对着鞋筒呸呸呸三口,使劲扔进去,旋风就散了,鞋筒下面准能扣住一条黑蛇。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脱下裤子对着旋风撒尿,直接就把妖怪的魂儿给灭了。我相信这两个法子都不错,但我都不能用,因为我早已不穿开裆裤了。我穿的是警装,而旋风是不管警装不警装的,我见了旋风还得扭头往回跑,惹不起能躲得起。

       我躲进公安大楼内,只不过十几秒的光景,旋风就没影儿了。假如不是这股小旋风堵住我下班的路,我应该已经出了大门,那么一哥下楼时根本不可能看到我。一哥对我基本上比较好,这是公安局人所共知的事情,有些家伙出于妒嫉,半是玩笑半是骂,说我是一哥身边的一条狗,我脸不红心还在跳,完全承认。老子吃的就是狗腿子饭,你他妈的有本事也给一哥当个狗腿子呀,看人家一哥要不要你当!不过这狗腿子确实不怎么好当,我早当烦了,当怕了,早想找个机会跟一哥说说这事,让一哥考虑给我换个革命岗位,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一哥就站在我面前,我心里想的还是这事。一哥眯缝着眼冲我笑,我也眯缝着眼冲一哥笑。一哥问:“你站在这里等谁?”我说:“嘿嘿嘿,不等谁。”一哥问:“准备去哪里吃饭?”我说:“今天没饭局。”一哥说:“那就跟我吃吧,马上要来客人,你陪着喝几杯。”我问:“是省厅的还是市局的?”一哥说:“都不是,就是个普通朋友。”

       公安大楼后面就是多功能服务中心,说白了就是内部招待所,也适当地对外开放,上边来人主要就在这里接待,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晚上要娱乐,卡拉OK设施一流,虽然没有坐台小姐,但局机关有大把好屄,那是政治任务,根本不存在小费问题。可以说,除了没有异性按摩和色情服务,跟外面没什么两样。一哥已在下楼之前给招待所打过电话,餐厅里都准备便当了,就等客人来。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绝佳机会,我盘算好了措辞,正要开口说事,却听一哥说:“也就是个一般性的礼节,不要太热情,没鸡巴意思。上次有个小伙子来找,我根本不认识,他自称跟我一个村,听口音也是,还说他爸就是谁谁谁,应该没错。他说他开车跑运输,车让交警扣了,要罚一千,但他身上没带钱,要问我借一千。我说我一个电话打过去,交警就把车放了,还用你借钱交罚款?但他还是硬要借一千,我没办法,掏了五百。本来没把这鸡毛蒜皮放在心上,哪知前些日子回村看望,听我爸说起,谁谁谁家那小伙子,到处跟人炫耀,别看他是公安局长,我照样骗了他五百。我一听就很生气,你骗了就骗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就当救济了你,可你还要夸自己本事大,好像我这个公安局长有多么好骗。从那以后,我对社会上那些有求于我的人都防着一手,不是不想操好心,实在是好心不一定得到好报。马上要来的这人,我其实也是不认识,上星期我去省城办事,快进城时在路边洗车,那洗车店就是他开的,他一看我是O牌警车,不让手下干,亲自拿着水枪,洗得倒是很认真。洗车费也不过就是十块钱,但他说啥都不肯收,要跟我交朋友。哈哈,你看可笑不,我是要沾十块钱便宜的人么?他说他叫个啥,我都没记住,只给了他一张名片,说你有事就联系,我能帮你的一定帮。就这句客套话说坏了,临下班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他马上就要到。我说好,欢迎你来小县城作客,我一定好好招待你。放下电话我才觉得事情不对劲儿,他跑几百里绝不会单单为了吃一顿饭,不管怎么样,来了再说,能办的事也就办了,办不了的,对不起。他妈的,这十块钱的便宜沾不得!”

       一哥的手机响,一哥接听,简单应付了两句,然后告诉我:“来了。”我要出去迎接一下,一哥说:“不用管,他都能从省城跑来,还找不到这个餐厅?”

       那人是开着一辆黑色小轿车来的,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很帅气。他见到一哥就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哥,然后察颜观色。一哥脸上没表情,说:“坐吧。”他坐下说:“哥,我不叫你局长,叫哥才亲切。”一哥微微笑了一下,说:“先吃吧,边吃边说。”

       他们交谈的时候,我假装有个什么事,走出餐厅适当地回避了一下,这才像个狗腿子的样子。再回到餐厅时,一哥对我说:“他来考察什么博彩业,吃完饭你就领他在街上转一转,帮他在哪家酒店租个场地,然后你暂时不用上班,帮他维持几天秩序,对外就声称是你的朋友,你愿不愿意?”我沉吟着说:“行,但有前提。一是不能超过十天,见好就收;二是必须低调,不能惹是生非;三是不能跟任何人提到公安局长,禁止任何形式的联系。你要做不到这三点,那就连考察都免了,吃完饭就打道回府吧。”一哥点头说:“对,特别是第三点,很重要,你们两个再碰一杯。”那人便站起身给我敬酒,说:“老弟深谋远虑,难怪我哥这么信任你!你就是我哥的代表,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2

       我坐进那人的车里,那人没有马上开,要跟我拉呱一阵。他说:“我哥真是个好人,好人自有好报。我跟我哥是十年以上的交情,我们的关系根本不是铁,是钢,经过了千锤百炼。我哥刚到这里当局长就请我来发财,但我考虑到对我哥的影响不好,一直拖到今天。有钱大家挣,有财大家发,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我哥那么信任你,你是我哥的代表,在我的心目中,你和我哥同等重要,所以你也是我哥。”我掏出名片给了他一张,说:“不敢当,论年龄我是老弟。”他看着名片说:“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就叫你赵哥,我真心把赵哥当朋友。赵哥,其实咱俩都是为一个人办事,我哥就是坚强后盾,咱们珠联璧合,齐心协力,充分利用得天独厚的条件狠狠干他一票!我已经对我哥作出郑重承诺,坚决给他买回一辆大奔!至于你,也不会吃亏,你不上班照样有工资,我再适当地给你一份报酬。”我说:“我并不计较报酬不报酬,就当领导交办的一项工作任务去干,只要别让我整天趴桌子就行。”他说:“赵哥是个很爽的人,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我问:“怎么称呼你?”他说:“叫我钟儿就行。”我心里马上很不爽,连个尊姓大名都不肯相告,怎么会合作愉快?

       我领钟儿看了几家酒店,他都不甚满意,却一眼看上了闹市中心的蓝天酒店。我说:“这家酒店不能考虑,继续往前开。”他没听,把车停下来问:“为什么?”我说:“无论地理位置还是硬件设施,这家酒店都是最理想的,但老板是我们局长的死对头。”钟儿说:“还有人敢跟我哥叫板,活腻了吧?”我说:“别你哥你哥的,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你哥一个人厉害。因为一件烂事,这家酒店的老板不服处罚,把省电视台记者都请来了,要在电视上曝公安局的光,可把公安局害坏了,花了不少钱才把事情摆平。本来这家酒店的歌舞厅面积够大,但老板得罪了公安局,怕公安局再找麻烦,自动关闭了,难道会让你开赌场吗?”钟儿说:“真可惜!那我进去考察一下,不说要干什么,应该没问题吧?”我说:“你进去吧,我在车里等着。”

       钟儿进去一趟,回到车里很兴奋地说,“天助我也!那歌舞厅确实够大,老板说了,月租三万,水电费自负,只要别开歌舞厅,其它什么项目都行。我说开赌场也行?他说行,但合同上必须写明甲方只负责出租场地,不负责监管,乙方如果利用甲方出租的场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后果自负,与甲方无关,一旦公安机关追究甲方的连带责任,罚款也要由乙方负担。我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没有金刚钻,不敢揽瓷器,公安有后台,怕个屌!”我说:“不是只看不说吗,这下可是什么都说了。”钟儿说:“我又不傻,能把我哥端出去吗?他们问我跟公安局长什么关系,我根本没承认。”我说:“你是不傻,但人家也不傻,说公安有后台,还不跟承认了一样?——你刚才说他们,难道除了老板还有别人?”钟儿说:“是呀,老板跟两个人喝酒还没散场,难道也有什么问题吗?”这时我就看见老板送出来两个喝得摇摇晃晃的人,一个是政法委书记,一个是法院院长,都因工作方面的烂事跟一哥闹过不愉快,彼此个人成见颇深,原来只是面和心不和,到现在连面都不和了。我说:“快开车,别让他们看到我。”钟儿边开边说:“什么问题这么严重?”我说:“情况很糟糕,他们都是一哥的敌对势力,没事就混在一起商量怎么抓住一哥的把柄,可你倒好,冒冒失失专门给网里送!”钟儿说:“我哥是怎么搞的,我还以为他就是独霸一方的座山雕呢!和气生财,你争我斗还怎么发财?”

       我领钟儿进了街西尽头的鸿运酒楼,这家酒楼空有名头,生意很差,几乎到了关门歇业的境地,愁眉不展的老板就是个随便捏的软柿子,只三言两语就答应把三楼的大餐厅连同里面的全部桌椅租给钟儿,包括水电费在内一天七百块,也不用签什么合同,一天一结,用几天算几天。钟儿说:“你也不问一问我租来是派啥用场?”老板苦笑着说:“不用问,除了开赌场没别的。”钟儿说:“街对面就是派出所,你怕不怕?”老板说:“我跟所长有关系,他们没少在我这里白吃白喝,我怕个鸡巴!”钟儿拍拍老板的肩膀说:“这就对了,你不怕,我更不怕,你不看赵哥就是公安局的吗?没有公安后台,谁敢在派出所鼻子尖下面弄这事?”

       我们离开酒楼,钟儿笑着说:“这个老板傻乎乎的挺好玩儿,我其实只是逗逗他,没想跟他来真的。我进商店买东西讲究一个眼缘,一眼看上的东西,如果没有马上买下来,回头也一定买。赵哥我问你,假如你看中一个妞,是不是特别想泡她?如果没泡到,是不是终生遗憾?”我厉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别再惦记蓝天酒店的歌舞厅,那是禁区!”钟儿说:“赵哥请放心,为了我哥,我今天就忍痛割爱一回。我的队伍就在城外潜伏着,是利剑出鞘的时候了。”他掏出手机通话:“亚涛,马上传达我的命令,向着胜利勇敢前进!”然后对我说:“赵哥,今天很感谢你,但现在看来暂时用不上你,你有事就去忙,需要时我再联系你。”我挥挥手,扭身走了。

       一下午无所事事,正坐在那里发呆,有个家伙凑过来悄声嘀咕:“听说你招商引资,引进一个赌博项目,在蓝天酒店安营扎寨了,什么时候开张,我也带一帮弟兄去过把瘾。”我说:“你他奶奶的消息怪灵通嘛!不在蓝天酒店,在鸿运酒楼。”他说:“放屁!我明明看到一辆大卡车停在蓝天酒店门口,一群人往里搬运电脑显示器,那就是开赌场用的。”我一听就急了,狗日的咬住鸡巴给个萝卜都不换,就认准了蓝天酒店,跟老子玩了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我说:“去!赶紧找几个地痞流氓把那场子砸了,趁着立足未稳,务必将狗日的赶出蓝天酒店!”那家伙说:“别把老子当枪使,你怎么不去砸?”我说:“我唱红脸,你唱白脸。”那家伙说:“砸场子没问题,是你阴险歹毒让我砸的啊,出了漏子别赖我头上。”我说:“不砸白不砸,砸了也白砸,能出什么漏子!”那家伙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只是个出面当幌子的狗腿子,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主子。”我警告说:“你他奶奶的还想在公安混就别瞎猜了,快去!”

       我推开一哥办公室的门,如实汇报了情况。一哥气哼哼地说:“砸得好,就该给他点儿颜色瞧瞧,让他知道有些事情由不得他!我就看不惯这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你一定要看紧了,别让他不知深浅惹出什么是非!”我说:“放心吧,估计他快找我了。”

       我等着钟儿气急败坏的电话,却没等到。下班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小伙子在大门口截住我,带着十二分腼腆说:“赵哥,我们老板请你……”我颇感诧异,盯住他问:“哪个鸡巴老板?”他越发腼腆,低声下气说:“我叫亚涛,是钟哥的秘书。”我马上明白了,心里好笑,忽然看见钟儿的车就停在街对面,钟儿正把头伸出车窗向我招手,我走过去,亚涛抢先为我打开车门。钟儿开车慢行着,过了一会儿才说:“赵哥,你就是这样一种人,说出的话很难让人接受,但事情绕来绕去,还是逃不脱你的预言。几个小混混闯进蓝天酒店砸场子,我还没捞到一分钱,先损失了七台显示器,更糟糕的是我跟蓝天酒店签订合同时交了三千块押金,我这一撤退,三千就算白送了,我吵闹半天的结果是,我必须在蓝天酒店登记开房,房费三折优惠,那老板真够刁,哪有鸿运酒楼的老板好!通过这次深刻教训,我明白了,我们的事业离不开赵哥,没有赵哥的保驾护航,不但是寸步难行,而且还要直接赔得一塌糊涂。”我冷声说:“小事一桩,用不了一个小时,你的损失就能补回来。”钟儿笑着说:“这话中听!赵哥,亚涛是大学本科毕业,正儿八经的学士学位,不想找工作挣那两个死钱,愿意跟我闯荡江湖,就当了我的小秘书。能给我当秘书的,自然是心腹,可以这么说,我哥对你怎么好,我对亚涛就怎么好。这个团体中只有我们三个是高层管理,其余都属于虾兵蟹将,你认识不认识都无所谓。我们三个核心人物一起吃顿饭,隆重招待赵哥,顺便庆祝我们的啤酒乐园即将在鸿运酒楼开张。”

       车停在一家饭店门前,下车后我犹疑地问了一声:“啤酒乐园是什么?不会是喝啤酒的活动吧?”钟儿搭着我的肩膀往饭店走,笑着说:“赵哥是外行,等我们吃完饭一起去到鸿运酒楼,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3

       钟儿喝得红光满面,一进鸿运酒楼的三楼大餐厅就问:“同志们,吃过晚饭没有?”众人齐声回答:“吃过了。”钟儿又问:“是不是控制在每人五块钱的标准以内?”众人齐声回答:“是。”钟儿说:“吃饱了,喝足了,就得把精神提起来,给我好好干活!”众人没有应声,都在打量着我。钟儿说:“这是我们的保护神,都得叫赵哥!”

       我默默数点了一下,这个黑团伙共计七男八女十五个人,男的当中有个花白头发的老鬼,看样子基本上比较沉稳,女的当中有四个是打扮入时年轻漂亮适合养眼的,有三个虽然年轻但对不起革命观众,有一个既不年轻又污染环境。他们已将大餐厅重新布局,所有的餐桌都被拼凑起来,摆成了一个长长的矩形台面,并铺着墨绿色的窗帘布料,几十把椅子拱卫在四旁,那些显示器就背靠背排列在台面上。钟儿仔细检查经过地板和桌椅下面的线路,确认都被用米黄色半透明封箱胶带包紧粘牢了,满意地点点头,又走到与门相对的收银台前,那个花白头发的老鬼便趋步上前,指着柜台上的电脑主机和摇球机说:“都安装好了,也调试过了,一切正常,要不要再给你演练一遍?”钟儿说:“我的领导风格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梁师傅办事,我完全放心。不过,我提个小建议,主机放在柜台下面就可以了,摆在柜台上毫无意义,柜台上只需要一台摇球机和一台显示器。”老鬼马上照办,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客人一来就能开张。”钟儿说:“问题是没人知道这回事!亚涛,去,买几张红纸,统一写上啤酒乐园四颗大字,再写上地址,贴在街上显眼的地方做广告。”我说:“没用,晚上谁看?”钟儿说:“赵哥,你有没有爱好赌博的朋友,打电话叫几个过来,让我实现一个开门红。”我说:“对不起,我对赌博毫无兴趣,朋友当中也没一个赌鬼。”钟儿说:“那有没有认识的这样一个人,爱翻嘴弄舌,一有点儿什么事就满世界宣扬?”我说:“有呀,敬爱的芝麻饼同志,他那樱桃小嘴特别擅长广而告之,不过你要给广告费才行。”钟儿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然要给人家广告费,具体给多少,赵哥决定。”我说:“二十也行,三十也行,就给五十吧,芝麻饼挺可怜的。”钟儿说:“我还以为不是三千就是两千,五十怎么拿得出手?这样吧,那个那个什么芝麻饼,为了充分调动他的广告积极性,给五百怎么样?”我说:“好吧,我马上叫芝麻饼来一趟。”钟儿问:“他为什么叫芝麻饼呢?”我说:“哈哈,等他来了,你看看他的脸就明白了。”

       我打芝麻饼的手机,芝麻饼很快大驾光临,众人看他比麻杆还粗,比猴子还胖,满脸苍蝇屎,便爆发出哄堂大笑。芝麻饼张开樱桃小嘴说:“笑屁呀!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长得丑!”钟儿先止住笑,诚恳地说:“饼老板,我让赵哥把你请来,是有一项重要业务需要你合作支持。”芝麻饼说:“我又不是老板,全县谁不知道我大名鼎鼎的芝麻饼!”钟儿说:“饼师傅,我是赵哥的朋友,从省城初来贵地,听赵哥说你是大大的好人,也想跟你交个朋友。”芝麻饼说:“有事说事,别绕来绕去,不是说有五百块钱等着我吗,给了钱就是朋友。”我说:“芝麻饼,日你妈,你三教九流什么人都认识,马上出去煽阴风,点鬼火,让那些家伙都来这里过赌瘾。”芝麻饼伸出爪子说:“这事好办,五百块钱呢?”钟儿赶紧掏出五百给了,说:“饼师傅,拜托你了。”芝麻饼接过钱便叫嚷:“找我算找对了人!我保证不出半个小时就能给你弄来二三十号人,你每天给我五百块钱,我每天给你做宣传!”我说:“日你妈,今天不说明天的事,滚蛋!”

       芝麻饼一滚蛋,钟儿便让那个梁师傅启动电脑,所有的显示屏都亮了,跳出两行字:

       啤酒乐园欢迎您!

       祝君好运!

       忽然响起邓丽君的歌声:“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原来墙壁上方装了两个小匣子,一侧一个。说实话,我平时很不情愿听邓丽君的靡靡之音,一听就想到邓丽君,一想到邓丽君就浑身发软一处发硬。梁师傅和亚涛都在收银台里面坐定了,钟儿说:“你俩都是要害岗位,必须配合默契,别的废话我就不讲了,你们都知道应该怎么做。”一个家伙就凑上去问:“那我应该干什么?”钟儿怒目而骂:“你干你妈的屄!”那家伙摸着脑袋贼笑,嘟哝说:“我妈的屄是我爸干的,哪能轮到我。”众人哈哈大笑,钟儿还是怒目而骂:“操你妈的毛旺,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是什么样子,整个一个山顶洞人,还要笑人家芝麻饼!别人笑芝麻饼,那是有笑的资格,你有资格笑芝麻饼吗?我老实告诉你吧,芝麻饼跟你站在一起,那就是活生生的英俊美男子!”钟儿这一骂,我才仔细瞅了那家伙一眼,哈,他妈的,个头瘦高,一身黑衣,双臂过膝,神情悲伤,明明是站着,却似半蹲姿式;最令人拍案叫绝的是那副尊容,说他是山顶洞人,估计山顶洞人要生气,他帅呆了酷毙了,太像黑猩猩了,特别是头发很短,却很浓密,侵占了额头,侵占了脸颊,如同农村包围城市,紧紧裹住中央地带,怪不得叫毛旺,实至名归呀!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进来一个小警察,是我的同事,风风火火地,众人都望着他,紧张中带着戒备。他一见我就问:“你来干什么?”我说:“妈的,那你来干什么?”他说:“你能来,我咋不能来?刚从家里出来正要找人打麻将,在街上遇到芝麻饼,听芝麻饼叫嚷这里开了个赌场,他不到一分钟就赢了五百,我来看看是真是假。啊哟,谢天谢地,没白跑一趟!早就该有这么一个好地方了,别光打雷不下雨,开张吧!”我说:“赌吧,日你妈往死里赌!”钟儿马上说:“你是我们迎来的第一位嘉宾,开张!”那小子说:“可是我没玩过啤酒乐园,还不知道怎么玩。”钟儿说:“很简单,用现金买筹码,然后填写投注单,二三分钟一局。操你妈的毛旺,还不快把投注单拿过来?”毛旺赶紧跑到收银台前,问亚涛拿了一本复写式投注单和一支圆珠笔,屁颠屁颠地送了过来。钟儿指着投注单讲解:“共二十五个球,除了一至二十四号,还有一个红球,几个数字段分别用一个啤酒品牌代替,有戈力、喜力、虎牌、生力、珠江,一个筹码十块钱,你可以押数字段,也可以押单双号码,还可以押大小,只用圆珠笔打勾就行。球号决定输赢,赔率从一比一到一比二十,投注单上写得明白。显示器现场直播摇球机运行过程和中奖结果,可以说完全是公开、公平、公正。”那小子说:“嗯,我没那么笨,一看就懂,确实比麻将带劲儿。一个人玩没他妈屄意思,楼下还有两个家伙,我打电话叫上来。”

       那小子掏出手机通话,只说了一声:“芝麻饼没骗人,是真的。”马上就奔来两个公子哥儿。三个傻家伙兴致勃勃地聚在一起研究讨论,然后一个跟着一个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毛旺伸手要接,遭到严词拒绝,那个污染环境的老女人刚凑上来便被喝退,他们分别将钱递向一个养眼的,三个养眼的拿了钱就往收银台跑,通过亚涛兑换成筹码,再将筹码连同投注单、圆珠笔送到各自的服务对象手上。

      邓丽君不唱了,电子模拟语音说:“各位嘉宾,请抓紧时间投注。”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