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股指神剑 朱三榜

截短亏损,让利润奔跑!

 
 
 

日志

 
 
关于我

自以为灯,自以为靠。 (本博客中关于股票操作的作品除注明转载的均为股指神剑原创,转载或引用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文苑  

2013-06-05 08:46:37|  分类: 《精美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苑 - 股指神剑 - 股指神剑 朱三榜


作者:李冬梅 编译 来源:新浪网李冬梅的博客

  “我不想去了。”卡米拉已经脱掉了外衣,坐在沙发上。

  “扎乌尔会不高兴的。他们在等我们呢。”来接她的未婚夫穆拉德焦急地在门口踱着步。

  “咱们就在家呆一晚上吧,”卡米拉还在企图说服自己的未婚夫。她今天的确不太舒服,而且现在正是冬天,阴冷的天气也影响了她的情绪。

  扎乌尔和他的妻子奥利娅都是穆拉德的老朋友和同班同学。而且正是在扎乌尔和奥利娅的婚礼上,穆拉德遇见的卡米拉。一个星期后,穆拉德派他们去作了媒。

  而卡米拉对高大英俊的穆拉德也是一见钟情。接着是隆重的订婚仪式、甜蜜的约会、令人心跳的情话和两个人含情脉脉的厮守。他们能去的地方都去了,穆拉德是个浪漫主义者,这也正合卡米拉的浪漫性格。

  但是今天与往常不同。卡米拉哪儿也不想去。

  卡米拉哀求地看了一眼穆拉德,而穆拉德则先朝她微微笑了笑,然后又开玩笑地对着她狠狠地皱了皱眉头。卡米拉叹了一口气,然后懒洋洋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穆拉德递给她一件大衣,他们就出门去了。

  外面天气不太好,下着雪,天空阴沉沉的,像已经黑天了似的。

  穆拉德给卡米拉打开了车门,等卡米拉上车后,穆拉德又像个绅士似的微微地弯了一下腰,关上了车门。怕冻着自己的未婚妻,他还打开了空调。

  他们来得很早。客人们还没到齐,穆拉德喜欢和扎乌尔聊天。卡米拉就到厨房给奥利娅帮忙去了,她的情绪很快就好了起来。

  客人们陆陆续续地都到齐了,晚餐也就开始了。酒桌上的气氛非常活跃。大家边开着玩笑,边喝着酒。

  卡米拉虽然也很快活,但是她却很替穆拉德担心,因为穆拉德还要开车。可是,在成为他妻子之前,卡米拉还不想先变成唠唠叨叨的老太婆。她不愿这么做。

  “为这对未来的小夫妻干杯!为我的朋友穆拉德和他的未婚妻干杯!”主人扎乌尔举起酒杯说。

  “干杯!”朋友们齐声附和。

  “你们赶快结婚吧,我们等着喝喜酒呢!”另一个朋友又举起了酒杯。

  “我们马上就结婚!” 穆拉德笑着说完,把杯子里的酒又一饮而尽。

  卡米拉越来越不安了。当众人再一次把杯子举起来的时候,卡米拉终于忍不住拽了拽穆拉德的一只衣袖。穆拉德心不在焉地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那笑容头一次让卡米拉觉得那么另人讨厌。

  天已经很晚了。外面一片漆黑,连飞飞扬扬的雪花都看不清了。客人们准备告辞。这时,奥利娅拿出一架照相机来,建议大家一起照一张相。

  “作个永久的纪念吧,” 奥利娅说,“谁知道我们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再聚到一起呢。”

  “你胡说什么呀!” 扎乌尔生气地说,“我们当然还有机会再聚在一起的。”

  汽车上的雨刷一下接一下地擦着湿漉漉的玻璃。

  车驶上大路的时候,穆拉德想趁绿灯还亮着的时候,把车开过去,所以就猛地加大了油门。后来发生了什么卡米拉就不知道了。她只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重重地砸了一下,还听到了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接下来是医院、来来往往的医生和亲人们的哭叫声。还算万幸,一切都过去了。她睁开双眼时,穆拉德就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朝她温柔地微笑着。

  卡米拉出院后,双方亲友立刻动手为他们准备婚礼。期待已久的大喜日子终于到了,他们从举行婚礼的豪华的饭店回到自己的新房时,卡米拉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几年过去了,卡米拉已经是一个年轻的妈妈了,她先生了一个女儿,然后又生了两个儿子。三个孩子都非常健康可爱。而穆拉德婚后对她关心倍至、疼爱有加,既是一个好丈夫,又是一个好父亲,一切都像卡米拉希望的那样。而且穆拉德还像从前一样浪漫,带着她和孩子们去了很多地方。他们一起把生活过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给卡米拉留下了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

  卡米拉不仅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同时还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这份工作也给卡米拉带来了快乐和满足。可以说卡米拉所有的梦想几乎都变成了现实。现在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感谢上天对她的偏爱。

  幸福的日子在温馨的家庭生活中和与一大群朋友的亲密交往中飞逝而过。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了,转眼就大学毕业了,先后也都有了理想的工作。他们先嫁了女儿,然后两个儿子也结了婚。小儿子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卡米拉又该看孙子了。命运真是特别眷顾卡米拉,又送给了她一大群孙子。

  卡米拉也明白,在别人眼里,她这种所谓的幸福对一个女人来说可能是再普通、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但她自己认为她得到的幸福一点都不平凡,充满了神奇,难遇难求,是命运对她的厚爱。

  昏暗的灯光,浓重的来苏水味道……透过一层薄雾卡米拉看见了一扇落满灰尘的窗户和一盏悬挂在她头顶上方昏黄的小灯。还有一张张正俯在她身上的脸。

  “她醒过来了。真是奇迹!”一个陌生的声音说。

  几天后,卡米拉已经能自己从床上坐起来了。这个地方很陌生,周围的人也都不认识。但从环境和人们的穿着来看,这应该是一家医院。

  “穆拉德在哪儿?”她问,可她的声音她自己都听不出来了,“我的孩子们在哪儿?我的孙子们呢?我这是在哪儿?你们是谁?”

  但周围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她这个问题。

  终于,病房里来了一个女人,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的亲人们都哪儿去了?” 卡米拉央求着问。

  “我可以把一切都告诉您,”这个女人痛苦地说。“但您一定要坚强……您昏迷了四十年了。”

  “什么?”

  “您睡了四十年了……”

  卡米拉沉默了好一会,她觉得,即使她想再问点什么,她的舌头也不能听她的使唤了。终于,她还是说出来了:

  “我丈夫呢?”

  那个女人沉思了一会后,声音低低地说:

  “出车祸时,您还没结婚呢。”

  卡米拉把目光移到了床头柜上摆着的那张奥利娅在那个不幸的夜晚拍的照片上。照片上是一张张神采奕奕的脸庞。卡米拉呆呆地注视着正在幸福微笑的穆拉德,注视着自己,注视着已经永远消失了的朋友们。

  卡米拉后来打听到,车祸中穆拉德只是受了点轻伤,他等不及卡米拉醒来,就和别人结了婚,家也搬走了。他现在是否健在,不得而知,但他的家人现在还住在西方的某个国家。

  卡米拉一直在思考着自己的这一生,最后她终于明白了: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当她艰难地把身子挪到镜子前的时候,镜子里出现了一张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的脸。她凝视着自己的眼睛,企图弄明白上天给予她的这份难得的恩赐的含义……命运真是对她不薄,让她作了一辈子梦。

 

猫狗之缘

文苑 - 股指神剑 - 股指神剑 朱三榜

 
作者:韩少功 来源:《山南水北》

  小猫咪咪本事渐长,表现欲也渐增,见到我在院子里走过,忽然冲到我的前面,刷地一下蹿上树,又唰地一下从树上蹿下来,其实没有什么要事,只是想请你见识它非凡的速度和高度。

  它也有失手的时候。它不明白竹子不是樟树或梓树,不知道竹竿太滑也太硬,有一次当着我的面一路猛冲,闪电一般蹿上竹竿,但爪子抓拉不住,终于哧溜溜摔了下来,砸了个四脚朝天,真是很没有面子。

  它夹着尾巴快步溜走,以后再也不爬竹竿。

  实在很无聊的时候,它才会想到名叫“三毛”的一条狗。三毛比它年长几岁,算是狗大哥。但大哥在本领上比不过小弟,上不了树,爬不了墙,打架也笨,只会傻乎乎地硬着头皮朝前拱,架不住小弟的手抓、脚蹬、尾巴抽、牙齿咬,十八般兵器组成了立体攻势。就算三毛的身胚大,重型战车撞倒了对方,但小弟腾空一跃上了楼梯,没等对手看清楚,已迅速退到安全地带。

  三毛甩了甩一头长毛,发现没了目标,一犯傻就朝错误方向扑去,在一个个房间里蹿进蹿出地搜查,气喘吁吁还是一无所获。它没有料到咪咪此时正端坐高处,以逸待劳,悠悠然摇着尾巴,对敌方的忙碌懒得答理。

  到后来,狗哥甘拜下风,凡事让猫小弟三分。见咪咪抢吃它的饭,就一旁呆着,实在冒火了,才去猫碗里大吃两口,算是很没出息的报复。有时躺在地上,听任椅子上的咪陀垂下尾巴,在它的狗头上不时敲打。

  三毛半眯着眼睛,忍着。

  它们一般来说还算友好,有时可以同睡一个纸箱,甚至嘴套嘴地互相含着(如同深吻),手搂手地互相抱着(如同热拥)。如此至爱亲朋,僵住好一阵,直到睡意大发,才结束亲密的一幕,分头各睡各的。它们也开始互相学习,比如三毛学会了抓老鼠,咪咪则学会了见人即仰卧,亮出肚皮以示友好。有一次,院子西头发出一声惨叫,听上去像猫的声音。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三毛全身一震,已狂叫着朝惨叫的方向窜去,四蹄刨得沙土翻飞,蓬松长毛被疾风刮得紧贴全身,使它平平扁扁完全变了形。虽然它最后没发现蛇,没发现黄鼠狼,只发现一只野猫越墙而去,但还是在草丛里四处嗅,好一阵才罢手。它刚才一定是在担心猫小弟的安危。

  这使我夸了它好一阵,见义勇为和高风亮节的高帽子,一顶顶戴在它头上。咪咪也许能听懂一二,也许听得有点不服气。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早上打开大门,门外正当眼的地方,可能有血淋淋的一丝鼠肠或一只鼠腿———这当然是咪咪的战绩,是它割下敌寇的首级,回头向主帅部报功。我突然明白了,它有心留下这一口,无非是表示它没有白吃饭,至少不比三毛草包到哪里去。

  比较麻烦的是,它割来的首级不但有鼠肉,有时也有鸡肉或者鸟肉。这就是说,它一直不清楚自己110的职责范围,一直把鸡和鸟看作了有翅膀的老鼠。尤其是那种灰黑色的小东西,在它看来一定是老鼠的乔装打扮,决不可放过和轻饶。我家的鸡仔在它嘴里好几次减员大半,使我们后来根本不敢买小鸡,尤其是黑毛小鸡。我气得大骂它践踏法律。但它瞪着眼睛并不理解。

  有一次,它叼着满满一口黑毛兴冲冲地跑来,再一次引起公愤:你叼鸟做什么?讨打呵?我破口大骂一顿,吓得它东躲西藏,嘴里却绝不松口。我抄起树棍猛追,又用泥块连续射击,打得它在林子里乱窜,最后呼啦啦跳上了墙。但它还是死叼着小鸟不放,眼里满是委屈和困惑,对我不赏反罚大为义愤。

  这一天晚上,它很晚都不回家吃饭,可能是已被一只鸟塞饱了肚子,也可能是想狠狠地发一回脾气。


微小说
作者: 来源:

  表  白
  他个在桌子上睡着了,她从他包里翻到了他的日记,这是他暗恋她的第4年了。他在日记本的第1页写道:“等把这本日记本写完,就向她表白。”她小心翼翼地把日记放回包里,日记本后的空白页已被她轻轻撕完了。
                  (《时代青年·哲思》2012年1月下)

  妈妈的3句话
  患眼疾后他脾气异常暴躁。妈妈呵斥道:“你再这样自暴自弃,从今以后我只喊你起床、吃饭、睡觉,不再管你其他事。”果然,从那以后妈妈每天只跟他说这3句话。这让他很愧疚,也渐渐平静下来配合治疗。一年后,他终于复明了,却没看到妈妈。家人告诉他,他妈妈一年前就去世了,去世之前录下那3句话,不想影响他的治疗……

  爱
  她的手机震动了,上面有一条信息:“我决定去表白了!”
  他和她一直是好朋友,可她一直爱着他。“哦……那你加油。”“我在她家门外好久了,不敢敲门。”“大着胆子敲吧!我挺你!”
  “你说她会答应吗?”“我不知道。”她放下手机,不争气地掉泪。
  手机又震动了,这回却是他的电话,她接了……“你开一下门吧,我还是不敢敲。”

  犯 错
  儿子在学校又犯错了,班主任再次打电话向家长告状,泪流满面的她又一次感到了单身妈妈的难处。她狠狠地在10岁的儿子屁股上拍了几巴掌,然后冲他吼道:“这一次又犯了什么错?”
  儿子眨眨眼,笑着说:“妈妈,这是第10次犯错了,老师要家访,我们男老师单身,很帅的哦!”

  伤
  父亲在洗车,儿子拿起小石头在车门上划起来。父亲见此大怒,拿起扳手就打了下去,后来儿子被送到医院,是手指骨折。面对父亲,儿子轻声说道:“爸爸,手指会好的,不要担心了。”父亲内心无比自责,他走到自己的汽车跟前,看见了儿子划的字迹:爸爸,我爱你。
                  (《中学生博览》2012年1月上)

  无法改变的爱
  她睡着之后做梦回到了熟悉的初中课堂上,扭头便看到了当年同桌的他。来不及说什么便想起自己那年严重的车祸,便写了个字条给他,她必须告诉他,10年后别为她挡那辆飞驰的车。突然惊醒,已是车祸之后,亲人告诉她,他还是走了。她后来在他的引己里看到这样的话:即使命运可以改变,爱也无法改变。

  葫芦娃
  白雪公主逃出王宫,来到森林,看到一间小木屋,里面摆着7张小小的床。白雪公主就躺下睡着了。傍晚,7个小矮人回来了,白雪伞主说:“你们就是我命中的7个小矮人吧?”7个人面面相觑,然后说:“你走错地方了,我们是葫芦娃。”

  母  爱
  为了母亲的病,他彻夜失眠。终于,他以减少3年寿命的代价向术士讨得穿越术。他来到东汉找到华佗,欲求一方妙药医治母亲。求医者络绎不绝,排在前面的一位老人对神医说:请赐一方以救我儿失眠!他闻声惊叫:妈!他知道,术士的最低价是减1年寿命,而医生说母亲的生命仅可维持1年。

  与爱有关
  杰在电台做主持人,听惯了痴男怨女的故事。这次打进电话的人却很特别,是一个声音温和的男子。那个男人用了一瞬间爱上,  用了10年等待,用了一生忘记。女孩子结婚当天,他只说了一句话:“我爱你,与爱有关,与你无关。”杰忽然一愣,想起过世的父亲生前经常默念这句话,温柔苍凉。

  怎会有亏欠
  他和她青梅竹马,他身边爱慕者无数,却未曾认真谈过一场恋爱。直到她结婚,他做了伴郎;她生子,他做了干爹;她离婚,他帮忙撑起了她的家;她再婚,他微笑着祝福。她临终前,哭着说自己亏欠了他,一生未娶的他却笑着说:“丫头,你我之间怎会有亏欠。”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