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股指神剑 朱三榜

截短亏损,让利润奔跑!

 
 
 

日志

 
 
关于我

自以为灯,自以为靠。 (本博客中关于股票操作的作品除注明转载的均为股指神剑原创,转载或引用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名人轶事  

2013-08-08 09:18:50|  分类: 《精美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人轶事 - 股指神剑 - 股指神剑 朱三榜

 

大帅的演讲
作者:孟繁忠 来源:《文史博览·文史》2012年第12期

  1924年8月,第二次直奉大战前夕,奉系首领“东北王”张作霖要作一次战前训话来鼓舞士气。
  大帅府的秘书们彻夜赶写讲话稿,谁知张作霖一看十多页的稿子,恐怕有几万字,就发了火:“你们这帮耍笔杆儿的,准叫墨汁灌糊涂了。文绉绉的长玩意儿,多耽误事。说的人费劲,听的人难受,简直是活坑人,重写!”于是秘书们又昼夜加班,几易其稿,好歹交了份一千多字的稿。

  战前训话开始了,张作霖气宇轩昂地走上讲台,开始背稿子:“军人说话,贵乎明简……”干咳了几声之后,就再也背不出来了。原来,张作霖把秘书们写的“贵乎简明”颠倒为“贵乎明简”,谁知这样一来就再也接不上下文,全场一片死寂。

  突然,张作霖把胡子一捋,放开嗓门,来了个即兴演讲:“今儿个,咱们就说大实话:前年夏天,咱们跟吴某人(指直系军阀吴佩孚)老小子干了一仗,大家还记得吧?”军官们都低头不语。“嗯,丢人的事都记在我账上,你们别抹不开。眼下,姓吴的又找茬儿了。你们说说,该咋办?”

  会场上群情激愤,振臂高呼“打”。

  “好,打!咱们丑话说在前面,这回许胜不许败。胜的,升官得奖;死的,多给恤金;败的,军法论罪。我说话算数,你们好好合计合计,我的话完了。”


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作者: 来源: 

  1933年初春,住在苏州的张兆和接到一封沈从文的信,信中写道:“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婉转地提出请二姐张允和为他向父母提亲。结果非常顺利,父母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张允和坐着人力车到阊门外的电报局,给沈从文拍了一封电报,上面只有一个字:“允”。既表示婚事允了,又署了名,可谓精当。张兆和有点不放心,怕沈从文看不明白。她又一个人悄悄地再到电报局,递上她用白话文写的电报稿:“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兆”。当时的电报规定要用文言,且按字数收费,报务员看了她的电报稿,要她改写,张兆和涨红了脸,解释了半天,说这是喜事电报,报务员才勉强收下。张兆和的白话电报里居然有个“吧”字,这在当时真算是别开生面。


删掉淫秽之处
作者: 来源: 

  民国着名翻译家汪原放标点古书时,遇到一个问题,旧小说里有些淫秽的地方,他想这要是给青年学生看了,总不太好,不知道怎么办,就去问胡适和陈独秀。胡主张用省略号表示有删节;陈独秀说,不如删掉就是了,只要上下衔接得上,无伤大体,如果用省略号表示删节,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最后汪依了陈独秀的意见。

 

激动的汪曾祺
作者:周维强 来源:《联谊报》2012年11月3日

  大约是1997年,作家邓友梅说,他跟汪曾祺相识近50年,没见他人前发过火,没听他人后贬过人,只听他流露过两次“不以为然”的情绪。其中一次是这样:有次汪曾祺与两位文学新星一道外出参加活动,这二位嫌酒店档次低,要搬出去,嫌介绍时把他们排在后边,要退席,说起话来气冲斗牛。有人谈起孙犁同志的文学成就,说他是少数几个真懂文学的人,他的语言是只能体会,不能模仿的。他们把嘴一撇说道:“可是孙犁也有缺乏自知之明之处,对我们这批人也想指手画脚。他写文章惹我们,我们就联合起来轰他,怎么着,他还不是叫我们轰得在读者眼里掉了价?”汪曾祺听了直摇头,小声跟邓友梅说:“我不信未来的世界就是这些人的!他们要掌了权,一点不比‘四人帮’时期的日子好过,他们当了政我绝不再干。咱不吃这碗饭啦行不行?”邓友梅说,这是汪曾祺“最激动的一次谈话”。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