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股指神剑 朱三榜

截短亏损,让利润奔跑!

 
 
 

日志

 
 
关于我

自以为灯,自以为靠。 (本博客中关于股票操作的作品除注明转载的均为股指神剑原创,转载或引用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为什么爱看武侠小说  

2014-01-26 21:20:50|  分类: 《精美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吴思 来源:《博客天下》2013年第3期
我们为什么爱看武侠小说 - 股指神剑 - 股指神剑 朱三榜
 
  早就有人说过,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多年来,金庸编织的成人童话风靡华语世界。他给我们编织了什么梦?我们如此上瘾地读金庸,显露出我们内心和我们社会的什么渴求?

  金庸对武侠的想象色彩缤纷,但是最核心的一点,就是拥有一种超常的能力,可以保护自己不受暴力的侵犯和伤害,自己却有能力随心所欲地伤害别人。

  究竟什么人拥有超强的暴力,不受暴力的威胁,却能以暴力实现自己的意图?究竟什么人可以衣食无忧,既富且贵,身边美女如云?这种社会角色在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皇帝的生活,乃是中国人所能想象的尘世间最幸福的生活。不过金庸又替我们创造了一个比皇帝还幸福的角色,那就是大侠。

  皇帝还有许多不自由,有上早朝的义务,处理公文的义务,不能睡懒觉,不能自由出入民间,被迫忍受许多约束。明朝的正德皇帝就因此深感痛苦,与朝臣们闹了一生。大侠没有这些烦人的事。这是一个既摆脱了讨厌的义务,又可以尽情享受生活的角色。除了内心,没有任何可以约束他的力量。

  总之,武侠梦就是中国男人改良版的皇帝梦。

  其实,做改良版的皇帝梦也没有什么不好。我就很喜欢做。皇帝梦中的许多东西,也是人类普遍的幻想和渴望。譬如公正、强大、受人尊敬、衣食不愁、美女如云、安全、有成就感、匡扶正义、偷懒、不受管束和约束,不干没有意思的苦工等等。我们当然可以看出来,这些幻想不仅简单幼稚,而且自相矛盾。但我们愿意梦想的恰恰是这种简单幼稚和自相矛盾的东西。

  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愿意不愿意,而在于做得到还是做不到。譬如皇帝享受的一夫多妻制度,扣到女性头上显然不公道,当代男人也不敢再拿这种制度当真,于是金庸笔下就飘出了来自西方的一夫一妻制度下的爱情的气息。

  与几百年前的《水浒传》和《三侠五义》比起来,在金庸笔下,忠孝和义气之类的说教消失了,杀人不眨眼的蛮横减少了,西方的人道主义和自由主义色彩出现了。经过这些调整,金庸编织的梦境就更对当代人的胃口,更容易通过具有当代口味的良

  知或“超我”的审查。

  为什么对武侠的幻想在中国格外流行?除了合乎我们的梦想之外,社会环境似乎也格外适宜。对武侠的幻想,其实就是对枪杆子的幻想,对拥有强大的伤害能力的幻想。中国古典文学中并不缺少类似的先例。孙悟空、梁山好汉……都是超强暴力的拥有者。他们都是人们心目中的大英雄。只有平民是不值得一提的。在武林高手眼里,平民不过是伺候人的店小二,或是用来出气的店小二,或是供他搭救的芸芸众生。这正是皇帝眼中百姓的功能。

  我们可以对比当下,假如换一个社会和时代,幻想的对象大概就不再是武侠,而是亿万富翁,似乎那才是西方男人的幻想中心。体现这些幻想的作品有《百万英镑》《基督山恩仇记》,还有那些畅销的巨富们的传记。

  西方男人的幻想可以集中在巨大的财富上,但中国的财富很缺乏自卫能力,不那么值得幻想。在一个缺乏安全感和秩序的社会里,对获利能力的幻想,不如对加害能力的幻想那么具有根本性,那么肆无忌惮、所向披靡。这就是说,对加害能力和自卫能力的热切幻想,对公平和正义的热切幻想,反映了我们社会的缺陷。

  在金庸笔下,男主人公最后总是获胜,清除了对自身和江湖的重大威胁,携神仙美眷飘然而去。不过在我看来,更普通因此也更深刻的问题此时刚刚出现:大侠赢了以后怎么办?终于可以过正常生活了,他怎么过?如何养家糊口供房子?如果这些问题不能提出来,如果解决这些问题的想象不能流行,那么,这是否意味着还未到提出这些问题的时候呢?我们的民族还不成熟?我们还没有走出童年?或者我们太老、太懒、太累、太无能,只好在装嫩中尝一点乐趣?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div>&t;/e:t.7e:tblog.16sle=

="iblock m2a icn0 icn415鎁og.1suggesp]" id="m-ck m2a icn0 icn415鎁og.1suggesp]" id="m-iv class="lasslayfauln cl">博-匚-.htslayfau15鎁og.

页脚

asstpl spa le="_zoom:1;">博-匚-.hts"> p6)|e r =" ion =" ishe="{list a aspa ash as-a fc08" target="_blank" paultp://www.lofter.我的照片书-n0 icn0-919">fr <"l blan><1an><1-4c h"> low" clas博客博客风格r =" ion =" ishe="{list a aspa d"noass="m div class=""ibloiv class="lgrpescapeg iv class="m,{/y} x. div">y.v}x.visi">y defocus|esy.n c10"ass="m area> <# area> ript type="teas-3-jst-3">r =" ion =" ishe="{list a aspa dsh ist.lengtwl te" type,{/y} div c博客 <#xtarea>ript type="te iv clipt"> function GetRandomNum(Mid('#j-kNipt{tm:{'zRec'lloRec':'自以为灯,自以为ass=' sty'll sty',l st2'll stomBlon> 'bgty'll gty',l gc1'll gc1',l gc2'll gt2',l ghy'll gc9':'譶> '"><3',l"><1'll"><4',l"><2'll"><5',l"><3'll"><6',l"><4'll"><7',l"><5'll"><9'}}e = D)|et26rv ipt'06/28/7e: 23:48:24'e = dwa bdc0"apiipt'erName}api /> /mbox/'e = dwa bdc0"ass=re'erName}os ptyspan'e = dwa bdc0"gu _profx.b tydre'erName}bs/microblog.p.htmon/gu _profx.b tyd.gif'e = dwa bdc0"p" tto_d mvre'erName}s="to.d m 博C/ifign:rde'e = d('#j-kCFvre{te" tycahowYodte" t,:no:-3te" t,cb00,te" t,cchowYodte" t,cdhowYodte" t,cght-3,te" t,ck:0te" t,ci:['api <,'erName}s="to.新闻客户s="to/> 5area> < te" tass=",'ud < te" tass="te" tass="te" tass="]te" t,cj:[-3]te" t,c140,te" t,cm:["",l">博/",l醋評m/",lmusic/",lionle) /",l /",lprofx.b/",lppMink/",l",l ,te" tas, 投:'┪恼虑胱,te" tas, {else} mme07749238737te" tas,bassomm:'erName}/"/>
,te" tas,s="to新蝡;投:'/"/> ,te" tas,s="to新蜨俊;投:'/"/> ,te" tas,TOKEN_HTMLMODULE00,te" tas,isMdefiUf} B>博howYodte" ss=,isW> Uf} Introte" tas,s, 1lisherte" }e
function GetRandomNatic/3rd/js/0b1s/microblog.png?1" />r/j/pcpe=?v=149863654146cop
function GetRandomNatic/3rd/js/0b1s/microblog.png?1" />r/j/m/s x/pmpe=?v=149863654146cop
mgsrcerName}a来讁tic1.0/ts_ad. spe="" titleiiPermaLink = "ht
titleiiPermaLink = "htte" ta_ s_nacc=02692';neteassT矗簁erMath.rounte" ta端 Imcap().mgsvre'erName}">博客风格 a来讁sespan>s=p&t='+端 D)|e().s") Math.ro
cld('#j-kmco out(Max) (d && i(Max) (i,s,o,g,r,a,m){i['GooeigA来讁tic1Obje) ']=r;i[r]=i[r]||Max) (d && i(i[r].q=i[r].q||[])H:msh(p:/ala-as)},i[r].l=1*端 D)|e();a=s.c/dive; (o):'自襪=s.s"); sBy⑽膒;投(o)[0];a.async=1;a.mgsrg;m.pg hnttByIkoaf} tB/blre(a,m)te" })(d('#j-,-koala-a,'ext/ja',l//oke_ eig-a来讁tic1..ht/a来讁tic1.js',lgaode te" ga('c/dive', 'UA-唇樱4pu3-1', 's="oode = ga('sgge', '1" /viewode },30 == 1ascr
('erName}music.ph.126.net/ph.e=?0<1'div>n> v>n> J. D)|aByDWR(dwa bdc0">n},0> == 1
="0> .asyncv"j1e = r="0> .mgsvre'erName}"1s/microblog.png?regr"> /scspt> ">博_aswlf_V3_1.e='e = j-koala-adbody.="RggeChild(="0> div> },30 == 1as
titleiiPermaLink = "hatic/3Ф 1" />